欢迎访问四川财经新闻网(四川财经网)--四川门户 主流财经!热线电话:028-38787533
四川财经新闻网(四川财经网)--四川门户 主流财经 四川财经新闻网(四川财经网)--四川门户 主流财经
快讯:

您当前的位置: 生活资讯 >  天高云淡,阳光清亮

天高云淡,阳光清亮

2017/6/6 0:08:00 来源:四川财经网 编辑:晓庆

  

  四川财经网6月5日讯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,不知道你现在身在何方,岁月的颜色被理想涂过了多少遍,红的绿的,黑的黄的,白的还是多彩的,或许我等待便是选择,我知道等待就是一个借口,是一种我对你心灵的期待,十年二十年是什么颜色,有人说等待是黄色明亮,耀眼多姿的,有人说等待是红色,充满激情与希望,有人说等待是绿色,生命暂放的春天,有人说等待是黑色,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曙光就在眼前,有人说等待是白色,洁白无瑕纯净,有人说等待是多彩色,五颜六色才是人生,我说等待是淡淡的无色无味的。

  几十年,匆匆那年,我对你说过淡是你的真味,淡淡的花香淡淡的月色,淡淡的山水淡淡的云烟,我是喜欢淡淡的,喜欢淡淡中品味,淡淡中思索,在淡淡中勾画那一抹馨香,一份思念一份眷恋,淡不是寡淡而是淡中有味,如那淡淡的禅境,有一种不可言说的隽永,你如一本书我读到无字,你如一杯茶我品到无味,淡淡的阳光,淡淡的风雨,淡淡的馨香,淡淡的心境,你曾经说过,深谷有深谷里的乐,闹市有闹市里的乐,在深谷里也绽放,在闹市里仍盛开这就是生命的常态。

  几十年,我在深谷中,在闹市中原地静静等待着你归来,一些刻骨一些盟誓从来不需邀约,相识好像有天长地久那么远了吧,走了很久散了很多,一回头而你还在,依旧不说约定,依旧不提永远,只说这一路你在就好,美好的日子从来不怕苍老,一日一日是自己用心刻下的时光的痕,旧色光阴是木奁里的珍藏,而新日子是欢喜的一次次叠加,只若心里住着天地日月,眉眼间养着草木情深,就算在流年的背景里一路走向荒芜,也只是人与时光共老不说遗憾,即便光阴,在各自的城里,繁衍着孤单寂寞,来来往往,熙熙攘攘,踩下一地的零乱和荒凉,只是幸好还有相知相悦的你们,那高山流水的情意,用尽了我一世的梦想来兑换。唯有不辜负,不辜负这时光里那份真挚纯美的暖,许与你们相伴朝夕只读真情,且以最柔情的心织最温暖的帛,如此一丝一生念一缕一世情。

  寸寸丝缕寸寸心,绾就前生今世的缘,眸里想的却不是这一篱风月,一眉山水。只想某个庭院深深处,恰有一径横斜,我在月影中迤逦,只为静候某个人的足音,那么的无意偶遇一路合欢,而最好的不是夏满花枝,是那光阴里的飞红,安静成月色下的一宗禅,静默而美好,如若这尘世 ,一草一木都不曾辜负一山一水的情意,那么一思一念是否可以光阴为信,在每一个风起的日子里,都会被深情地忆起,即便时至六月,晨起的风里依旧遍然花凉,可以让我在一抹静里,素居独处,小蝉说自渡彼岸,以光阴为楫,任风吹任雪来,很多光阴你必须一个人,或许人生本就是一个人的修行,无论悲无论喜都由不得我们去分享,人生无风花自落一味寂寥,也可生成眸底独有的清欢,那些锦瑟华年里,婉转曲迎的轻笑,不过是流年里的浮光掠影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习惯静默,开始学会用一粒微尘,就轻轻剪落那些,昏黄过往里不再鲜活的记忆,安于内心以玉明花净的灵魂,世与我无扰我与世无争,只在心深处栽一棵简约素净,相信着即便平凡,也能开出一朵芬芳清香于自己。

  婉约的心事以柔情做针,以喜悦为线细细密密落满每一个针脚,不张扬不取悦,只在低眉之间把一个人的名,镂刻成世间最柔软的深情,素来人世纷扰,红尘与梦想诗与远方,彼此纠结又互相成全,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做一个二选一的抉择,一如不负如来不负卿,世间本无两全法,但我执意就这样和你们走一程不问归途,红尘岑寂,我一路向前急急地奔跑,只是希望来得及,可以在你冗长的流年记忆里,踩进或深或浅的足迹,待到某日你我暮年,你在明月的夜里,循着一线清风偶一回眸,便也可懂得那些或浓或淡的痕,全是我给予你的,或悲或喜的爱的供养,且以岁月的清至为赌,约你花开万般,月朗风清的行走,天很高云很淡,阳光很清亮,沐一肩冬日的轻柔,细数指间流逝的光阴。往事沉淀,刻成眉间微痕,但我们依然可以守住一水的清宁,让自己的心底不妄生波澜横生枝节。

   余生很长我们还是可以,在这未暮的日光里,做一个长长的梦,关于你关于我,关于你和我的将来和以后,听说只有心底的明媚,才能滋养出旷日持久的赏心悦目,毕竟人间六月中,低迷的熏风懒洋洋的,在光阴的追赶下,一路寻迹而至。而夏的玉腕,只是轻轻的扫了一下山河日月的眉眼,每个人的心中便深植了夏的姓氏,风拂过微微热滋养了涔涔汗意,而蝉汐此时躲在荫茂里声声慢,花开天涯夏满天涯,眼波垂落的涟漪里,一朵夕颜在暮色里,慢慢倚上篱墙,衣襟带香,夏的妩媚与雅茶的风情交握相欢,如同两个女子清香渗透着清香,耽溺一段如荼的光阴,任时光将百媚千红揉成腮边一点胭脂泥,即使香气散逸依旧深信,那年那月我们都曾如花绽放,夜已深依旧没有面目姣好的小字,愿意融墨入笺,苍白的月光里,隐着苍白的念,终究无法落笔为安,如若不蔓不枝也是一种风情,如若旁逸斜出亦是不俗的雅意,那么就让清浅的思绪自顾自的舞蹈,无韵无仄只需张扬心事的美丽。

  清宁自喜是这纷扰红尘予我最慈悲的馈赠,让我的眸底还有深情一抹,让我的心里还有温柔一念,让我的生命里,还有最执意的一个凝望和回眸,寸寸光阴碎碎念,每一时都是心的行走,每一刻都是念的葳蕤,此一时就让我披着月的清辉,来一场润染了香气的奔赴,时光安然一朵栀子几行清浅字,一抹如烟的念,记忆的旧笺落满新词,落花的散句渐隐渐现,只待眸里画了日月,袖底安置溪流,一篱风月,漫过山高水远,只一眼便是春风十里,此时夏花纷纷心妥帖了想念,恰好有你穿过花影娉婷执花相见,岁月沉醉的离歌写满散落红尘的缘份,一曲人散万丈深渊都是时光里的匆匆过往,便是整个轮回缘份的花开一场雨落,一场离殇一段看不见的流年,时以目睹整个浮华,上个沉醉的开始,这个夏季的落暮曾写下过往的结局,结尾的故事总是充满着悲欢离合,所谓悲欢离合就是目睹一场流年花开,正是这场流年足以让我看清一场,情深缘浅不问曲终人散。(青衣江 文/图)